礦業大數據,21世紀的“新石油”

——從2019中國綠色礦山建設高峰論壇傳來的信息·礦業大數據篇

文章來源:中國礦業報   責任編輯:黨委工作部   發布于:2019-04-23 16:36   瀏覽量:635

“要充分利用好礦業回暖,新時代礦業產業結構調整的時機,瞄準礦業發展的新任務和新要求,不斷激發礦業發展的新動能,加快新技術、新裝備的創新和研發,為促進礦業發展方式的根本轉變做出努力。”

在近日召開的“2019中國綠色礦山建設高峰論壇暨綠色礦業創新技術裝備博覽會”上,中國工程院院士、綠色礦山推進會名譽會長武強教授的主旨發言,得到了與會代表的一致共鳴。作為本次會議重要的焦點之一,“大數據”當之無愧成為當下驅動礦業產業結構調整的新動能。

礦產資源全產業鏈多源異構大數據體系

4月12日下午,在綠色礦山建設高峰論壇——大數據分論壇上,來自有關部委、行業協會、地勘單位、礦山企業、高校院校和科技公司的多方代表,再次掀起了一場“礦業+互聯網”的頭腦風暴。記者了解到,“協同管理”“統一標準”“高效利用”“安全防護”等一度成為會議高頻詞,并引發熱議。

礦業大數據成為核心競爭力

大數據時代,萬物互聯互通。“誰掌握優質的數據資產,誰就有可能成為全球價值鏈的主導者。”

放眼當下,全球礦業正經歷一場新的革命,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技術和礦山建設的結合越來越密切。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經濟管理學院安海忠教授指出,“礦產資源大數據越來越成為業界乃至國際競爭的核心能力。”

隨著我國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的一聲炮響,大數據建設正式上升為國家意志,成為全民共識。當然,也更是化為了我國礦業全行業的自覺行動。

長期以來,我國通過國土資源調查、監測、評價和管理工作,產生和積累了海量的基礎地理、地質礦產、地質環境與地質災害防治等數據。如何充分發揮這些數據的關鍵性、基礎性、戰略性作用?為各級政府部門的規劃、調控、監管和社會各界開展與空間、資源相關的活動提供參考依據和核心價值?怎樣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對國土資源信息日益增長的全方位需求?

2016年7月,原國土資源部頒發了《關于促進國土資源大數據應用發展的實施意見》,這標志著我國礦產行業開始進入大數據時代。

安海忠教授在報告中指出,隨著近年來全球工業化進程的不斷加快,主要發達國家將焦點鎖定在新一代互聯網、生物技術、新能源、高端制造等七大戰略新興產業上,“鋁、鉻、鈷、銅、銦、鋰、釹等關鍵礦產成為大國博弈的重點”。

如何面向未來進行戰略性(關鍵性)礦產資源布局?同時,面對自上而下的環保壓力和生態文明建設的新訴求,如何實現礦產資源和山水林田湖草的協同式發展?

與會代表一致認為,“建立礦產資源大數據平臺,正是順應新時代礦業革命和建設美麗中國的必然選擇”。

“全球大數據的建設勢在必行。”據自然資源部信息中心陳從喜研究員介紹,當前自然資源部正考慮礦產資源大數據計劃,通過互聯網平臺構建全球礦業的大數據,以更好地服務我國礦業和經濟發展。

大數據為礦業形勢提供解讀

礦產資源的儲量和開發利用規模直接影響著國民經濟的發展,而礦產資源統計作為一項基礎性工作,在礦產資源管理以及領導決策等多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論壇上,多位專家提供了關于礦山基本情況、生產能力和實際產量、采選技術指標、礦產組分和質量指標、占用礦產資源儲量變化情況、共伴生礦產綜合利用情況、礦業權及糾紛等一手大數據。

自然資源部信息中心研究員馬建明在“我國重要礦產資源儲量大數據”的專題報告中指出,過去十年,我國新能源和戰略性新興產業所需主要礦產資源儲量增長迅速,我國重要礦產資源地質勘查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據介紹,截至2017年底,全國已發現173種礦產,其中,能源礦產13種,金屬礦產59種,非金屬礦產95種,水氣礦產6種;全國已發現并具有查明資源儲量的礦產162種。

當前,我國經濟正從規模速度型粗放增長轉向質量效率型集約增長,提高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水平成為促進礦產資源利用方式轉變的重要途徑。

論壇上,針對我國礦產資源開發利用基本情況,自然資源部信息中心助理研究員吳琪作了詳細報告。“我國礦山數量持續下降,特別是小型礦山數量持續大幅減少,而大、中型礦山數不斷增長,目前大型礦山投資額已占全國礦產開發利用投資總額的近六成”,吳琪解釋說,這是由于近年來隨著國家礦業秩序治理整頓的不斷深入,加之產業政策的調整、生態環境保護的壓力不斷加大、以及礦業市場不景氣的影響,小型礦山生存空間嚴重壓縮。

“勘查許可證數量持續下降,采礦權設計生產規模總體呈平穩上升態勢,單個采礦權生產規模持續增加,單個采礦權生產規模平均達27.96萬噸/年,同比增幅達13.7%……”,來自自然資源部信息中心副研究員李政以2018年全國礦業權數據為例,作了深度剖析。

伴隨礦產資源開發利用水平的提高,礦業領域企業合并、分立,合資、合作經營逐年增長,采礦權轉讓合同糾紛也呈現上升態勢。“733份判決合同糾紛案件中,從2010年的3件高速增長到2016年的160件”,樹人律師事務所的盧曉武律師給出了這組驚人數據。

礦業全產業鏈亟需協同管理

在業內人士看來,礦業行業是一個資本和勞動力雙重密集的高投入、高技術、高風險行業,也是一個產業鏈長、區域范圍廣、價格波動大的行業,各國在法律、政策、市場、地緣關系等又各有差異。“如果政府、行業、企業在決策的過程中不利用大數據對未來的趨勢進行研判,就會在瞬息萬變的市場中一直處于滯后的被動局面”。現場的與會代表們都表示深有感觸。

然而,由于信息被一次又一次割裂,每個國家、每個部門以及每個企業都處在一個信息孤島上,無法對上游、下游在全球范圍內的變化做出合理決策,這些都嚴重制約了礦業行業的可持續發展。

針對我國現行礦產資源管理體系存在的問題,安海忠教授不無憂慮:注重上游,但忽略下游;注重本國,但忽略全球;注重財政,但忽略市場;注重資源,但忽略生態;注重資產,但忽略資本。

面對巨大的產業、繁多的痛點,會上也有人提出,獲取什么樣的大數據以及如何獲取大數據已成為困擾。

要解決礦業行業市場不足、產能過剩、供應鏈波動等問題,專家經討論認為,只有通過全球視野的大數據的生成、積累和分析,才能優化全球各礦種的產業鏈,創造新的財富和價值。

“目前,我國仍缺乏以產業鏈為視角的全景式礦產資源管理大數據基礎平臺和相關政策支持。”安海忠認為,多種來源、不同結構的大數據平臺是礦產資源全產業鏈協同管理的基石。沒有大數據,就不可能做到協同管理。

“大數據一定需要標準。”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鄭州礦產綜合利用研究所所長馮安生認為,多源異構的大數據如果不在同樣的體系標準下,各說各話,那么也就失去了應有的指導意義。

以礦山開采時最基本的數據為例,馮安生指出,開采回采率的表達方式多種多樣,既有采區、礦井、工作面等不同的定義,同時還有各自不同的算法,有理論和實際之分的回收率也是如此。因而,術語與定義標準化是大數據的基礎,大數據挖掘算法協調是客觀性的保障。

如果說,大數據協同管理能為礦產資源高效利用打通壁壘,那么數據安全防護技術就是礦業大數據的“金鐘罩”、“鐵布衫”。

面對當前礦業大數據共享與安全面臨的兩難抉擇,煉石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總監孔增強提供了他們的解決方案。通過列舉國家頒布的數據安全防護相關法律法規,他認為,數據全生命周期防護的關鍵技術是加密與細控,而當前礦業數據安全建設的重心則是彌補防御短板。

“這是一次頭腦風暴、思想風暴、認識風暴,形成了很多共識,對加快建設礦業全產業鏈大數據、調整優化礦業產業結構布局具有重要而深遠的意義。”一位來自四川省自然資源廳的參會代表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道,會議對于指導我國現代礦業格局以及地方礦業產業發展大有裨益。

報告內容詳實,現場氛圍熱烈。與會的專家學者、行業大咖、精英翹楚一致表示,此次論壇不僅開拓了視野,理順了思路,也堅定了信念,明確了目標。

論壇主持人陳從喜研究員認為,會議達到了預期目的——不但為如何獲取、分析多門類自然資源調查、支撐服務國土空間規劃、生態修復和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眾多的數據支撐,而且大大豐富與完善了我國礦產資源大數據平臺的體系結構,也為開啟綠色礦山新時代、加快礦業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建設美麗中國起到了很好的借鑒和啟示作用。

從“互聯網+”到“+互聯網”的時代已經來臨。

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大背景下,構建全球礦產資源行業的生態圈,打通全球資源領域的動態、技術、交易、流通、金融各環節,有效助推“一帶一路”建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推進我國從“礦業大國”變為“礦業強國”,礦業大數據將成為鑄造轉型升級的一柄利劍。

分享到:
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