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業行業如何擁抱金融時代?

文章來源:中國礦業報   責任編輯:黨委工作部   發布于:2019-04-23 16:32   瀏覽量:443

當國內礦業還在盤整,海外的礦業形勢卻已漲勢喜人。如何破解中國礦業的發展瓶頸?最近,北京清藍礦業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全球礦產資源電子商務互聯網平臺——礦業圈的創始人張焱博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提出,中國礦業行業是時候進入金融時代了,并展開分析破題,給出了路徑和解決辦法。

構建資源金融體系

“這20年,我們雖然誕生出幾十家礦業上市公司,但行業體系并沒有真正改變。”張焱提出,礦業界很早就提出的資源、資產、資本的三元結構正確理論,多年來在我國并沒有被真正建立起來,也沒有形成閉環系統,甚至沒有破題的跡象,這不僅是一種遺憾,更是亟待補上的一課。

當前金融在礦產能源行業的應用,也僅僅體現為交換中介的功能,作為一個輔助角色保障礦業這個巨大厚重的實體機器的正常運轉。而在當下的很多新興行業,金融不僅是血液,更是推動行業變革的創新力量,從電子商務到移動支付,從融租保理到供應鏈金融,無不給行業帶來巨大的效率和效益。

由此需要構建三個資源金融體系:一是股權資源交易體系。在現有眾多礦業交易所的基礎上,構建適合中國礦業投資的國內外股權交易體系,并能確保項目的真實性、投融資的有效性、價值回報的變現性。二是大宗商品交易體系。應在現有的期貨交易基礎上構建現貨交易+期貨交易體系,并建立完整的物流、倉單、支付體系。三是礦業服務交易體系。礦業是200多個品類,每個品類上下游5級,多達1000多個高度復雜的行業矩陣,涉及地采選冶專業、評估、律師、會計師等上萬家服務公司,應建立一個專業度強并資源共享的網絡和交易平臺。

開展資源金融創新

“在如此巨大的、國際化的行業中,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資源使用者,但卻是行業規則最弱的參與者。”張焱認為,礦業作為一個古老的行業要煥發出新的青春,不僅需要技術創新,更需要模式創新。

在礦產資源所有的組織和企業中,只有金融是統一流動的“血液”,而馬克思的《資本論》中就有“金銀天然非貨幣,貨幣天然是金銀”的精彩論述,包括黃金在內的各種礦產資源自古以來就是財富的代表,需要礦業人打開財富密碼,讓整個行業的金融創新開展起來。

全球化的資源行業擁有一致的定價,由此貨幣、匯率、銀行、信用證、保險、期貨、證券等金融工具圍繞著產銷兩地的供給和需求開展金融服務,在這個過程中,不僅可以開展人民幣國際化的推廣,而且結合未來金融科技的應用場景進行各種金融創新的落地實踐,才能探索未來的資源金融之路。

科學開展全球投資

“礦業投資不僅是地質學家的工作,更是金融投資專家的責任。”張焱表示,一個項目所在的國別、法律、政策,地處的礦帶、品位、種類,所處的交通、水源、電力,構成了項目的基礎環境、價值和盈利關鍵。除了上述基本要素外,一個良好的交易平臺也是科學開展投資的關鍵。他以加拿大的TSX及澳大利亞的ASX為例指出,國際上優秀的交易場所對于項目的初創報告與上市、戰略投資者的談判與投資、財務投資者的投資與回報,都有著很好的制度設計。

但同時經驗表明,只有豐富的操作實踐和熟諳各種交易技巧,才能進行投資的各種巧妙組合,進而開展科學決策和收獲良好回報。其中,項目的整體決策邏輯非常重要。首先要根據自身的戰略需求和實際條件,明確所投資的地區、礦種、階段、額度等方向;其次要開展數據的收集和整理,在擁有完整數據的國際礦業信息平臺進行分析,并進行專業的研究篩選;再次對項目的股份比例、管理團隊、融資條件等進行評估,并進行前期的接洽;最后進行項目的現場調研,并根據調研結果組織談判,進行投資協議的撰寫和簽署。

抓住了以上幾點,才能在變幻莫測礦業風云中立足、穩固發展。

先破后立

首先要厘清行業法律體系。前不久印發的《關于統籌推進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為資源、資產、資本的邏輯構建了基礎。

其次要積極開展境外投資和貿易。投資方面,不僅要持續優化國內的礦業投資環境,還要建立面向“一帶一路”的礦業數據庫,在深刻理解國際礦業金融體系的基礎上開展境外投資;貿易方面,對于進口依賴度高的各礦種,要分析全球自由貿易港政策,依托我國新建的自貿區進行金融創新和實踐。

最后要培養礦業投資主體。面向未來,應大力發展礦業基金,依托國家供給側改革及“一帶一路”建設進行全球礦業投資,并培養一大批民間投資人,通過基金方式進行投資。

張焱最后提出,礦業行業經過十年的波谷,即將引來一個新的上升周期,同時國家大政方正為礦業發展帶來了新的歷史機遇。構建新型礦業金融體系、進行產融結合的創新、開展投資決策并獲得資源價值,都是現代礦業人的必由之路,亦需要更多同行加入。

分享到:
捕鱼达人3